1948年2月内政部公布了《中华民国行政区域图》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9年04月12日

  至宋代,南海诸岛和南海海域曾经成为我国人民日常出产糊口的家园,不只以“石塘”“长沙”对南海分歧岛礁和分歧海域清晰地加以区别和定名,并且将南海诸岛纳入了邦畿。目前所见把南海岛礁定名为“石塘”的最早史籍,是宋代文献《宋会要》,成书于13世纪初的《琼管志》一书则初次将南海岛礁别离称为“千里长沙”“万里石塘”。由此至明清两代,“石塘”“长沙”作为我国南海诸岛的通用名,而被普遍利用,并见诸各类汗青文献和地图。

  此外,大量外国材料表白南海诸岛主权属于中国。1933年9月法国出书的《殖民地世界》杂志刊登了1930年法国炮舰“马立休士”号丈量南沙群岛岛礁时,多处岛上都有中国人以及中国人建筑的茅舍、水井、神座等。

  1947年2月28日国民当局发布完成西沙、中沙、南沙群岛领受公报。之后,国民当局再次核定南海诸岛及其所属各岛礁沙岸名称,于12月1日发布了“南海诸岛新旧地名对照表”,共计167个岛礁沙岸洲。1948年2月内政部发布了《中华民国行政区域图》,其附图即《南海诸岛位置图》,该图明白标示了南海诸岛名称和南海11条断续线。

  民国期间,中国当局审定、重定了南海诸岛名称。1934年内政部水陆地图审查委员会发布“关于我国南海诸岛各岛屿中英地名对照表”,列出南海诸岛132个岛礁滩洲名称。

  南沙群岛在汗青上早已成为中国固有国土,绝非什么“无主地”。克洛马在南沙所谓“发觉”新岛礁的行为,不只为其时的菲律宾当局所否认,并且从未获得国际社会认可。因而,菲律宾设立的所谓“卡拉延群岛”在现实上是荒唐的、在法理上是荒谬的。

  1909年广东海军提督李准衔命前去西沙群岛巡视,不只在岛上开展了物产查询拜访、测绘等工作,同时对西沙14座岛屿予以定名。

  1935年,水陆地图审查委员会出书《中国南海各岛屿图》,这是民国当局出书的第一份具有官方性质的南海专项地图,此后中国的各类地图对南海诸岛的标绘更为严谨、详尽。仅1935年4月至1948年,我国国内出书的各类地图中,至多有60种完整标绘了南海诸岛。水陆地图审查委员会对南海诸岛名称、地图的审核与发布,是中国当局对南海诸岛所实施的无效管辖。

  在明清期间,我国当局对南海诸岛实施管辖的机制愈加完整,一方面继续将南海诸岛明白地纳入邦畿,并置于广东省琼州府万州辖下。另一方面持续实施海军巡视,明朝设立巡海备倭官和海南卫,清朝设立崖州协海军营,担任对包罗南海在内海域的巡视和军事戍卫。

  早在2000多年前的秦汉期间,中国人民曾经起头在南海航行和出产勾当,不只起首发觉南海诸岛,并对南海有了初步认识。东汉杨孚《异物志》记录:“涨海崎头,水浅而多磁石。”“崎头”即我国前人对南海礁屿和浅滩的称号;而“涨海”即我国古代对南海最早的称呼。

  20世纪70年代以来,我国国度文物局及广东、海南的文物部分先后组织了多次考古查询拜访和挖掘,在南沙群岛部门岛礁及其海域发觉了中国人民出产、糊口的大量遗址、遗物,包罗分歧汗青期间的陶器、瓷器、铜器、铁器、石器、货币、象牙、石雕等以及地盘庙、墓碑、水井、茅舍、石碑、人工种植的椰树等等,这些遗址遗物是我国人民在南海诸岛持久出产、糊口的汗青写照,反映了我国人民航行南海并开辟、操纵南海海域的汗青现实。

  菲律宾为了使其侵犯中国南沙岛礁的行为合法化,还提出了所谓“平安准绳”“地舆临近准绳”。现实上,在国际社会底子不具有按照距离远近或者军事、经济和平安等要素决定国土主权归属的国际法法则,“平安”和“临近”不只从来不是国际法认同的国土取得体例,并且完全有悖于国际原则。因而,以“平安准绳”“地舆临近准绳”主意具有南沙岛礁国土主权,于理欠亨,于法不容。

  1946年7月菲律宾开国之初便觊觎南沙群岛。1946年9月11日菲律宾外长季里诺致函盟军

(编辑:admin)
http://veredmice.com/nanhaizhudao/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