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故未肯轻易离去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9年05月02日

  在汗青上,东沙群岛最晚自明代起就为中国固有国土,属海南岛的万州管辖,清代属惠州府所管,在汗青上,从未惹起任何国度的贰言。几百年来,闽、粤沿海渔民谋生于东沙群岛。长年累月在东沙四周渔场打鱼,在岛上挖掘鸟粪,在四周岛礁采集海草,浩繁渔船都依赖东沙群岛,修补渔具、囤积粮草及出产器具,并开辟运营海产。长此以往渔民出产在海上,栖身在岛上,对我国这些岛礁的成长做出贡献。因我国国民持久开辟、开产、运营,到了20世纪初,东沙群岛在经济、交通和军事上逐渐闪现出主要性,惹起了日本的觊觎。

  宣统元年(1909),广东海军提督李准率伏波、广金、琛航3舰巡视西沙群岛,同业人员达170余,包罗测绘员、化验师、盐务人员、港商、无线电工程师、钻探工程师等。此次不单是武装巡查,并且登上岛屿进行科学调查,测绘地图,查询拜访资本,并对所到岛礁中的15座定名立碑,在永兴岛上升旗鸣炮。(陈天锡:《西沙岛东沙岛成案汇编》)。

  在这些大情况的激励与影响下,日本商人西泽吉次于1907年纠集一百余人,乘“四国丸”号汽船侵入我东沙岛,捣毁中国的主权碑,拆毁岛上我渔户公立的大王庙,毁坏坟墓,又将岛上中国渔民尽数驱赶,日人“清岛”后在岛上吊挂日本旗,又竖立木牌将东沙岛改为“西泽岛”,其暗礁改为西泽礁,颠末一系列“改装”,日本起头在岛上盗采鸟粪,运营海产,奉行日本当局所谓的“水产南进”政策。清当局获悉上述事务后,电告两广总督张人俊担任查询拜访。又由海军提督萨镇冰调派以黄钟瑛为舰长的“飞鹰”摈除舰,二次开赴东沙放哨取证。“飞鹰”舰是中国第一代摈除舰,从德国伏尔铿厂建成买回,排水量850吨,马力5500匹,航速24节。

  缘商等积年均有渔船到广东惠州属岛之东沙处所打鱼为业,于光绪三十二年,忽有日人到岛,将大王庙一间毁拆。查该庙系该处渔户公立之所,坐西北,向东南。庙后有椰树三株,现下日人公开在此开挖一池,专养玳瑁。前期该庙之旁,囤有粮草伙食等物,以备船只到此之所需,今已荡然无存。渔船之从属舢板六只也不复具有……并斥驱我船离岛。商等因念此岛向隶我邦畿,渔民等历代在此打鱼为业,安常习故,数百余年。今日人反宾为主,商等骤变态业,血本无归,而海权失落,国体攸关,以故未肯等闲离去。本月廿日,适遇我国“飞鹰”兵轮并海关创办巡轮两只前来查勘该岛,商等即将一切景象缮禀,恳请代为转详各大宪,力图庇护。

  1909年10月7日,张人俊派蔡守等人前去东沙岛领受,并举行昌大的领受庆典,是时鸣炮升旗,行领受礼,广海军舰燃贺炮21响,以庆祝东沙岛回归祖国怀抱。

  此次向日人收回东沙岛,是中国当局维护国土主权的一次严重步履。也显示了中国海军是捍卫国土完整的一支海上武装力量,黄钟瑛二次巡视东沙群岛,做了大量工作,汇集了无力的人证、物证,为东沙群岛回归祖国怀抱,做出了应有的贡献。

  张人俊经实地勘查,证明日人西泽所占之岛即我闽粤两省渔民早已开辟运营的大东沙岛,因此携证向日本驻广州领事提出商量,几经数月构和,因中国所列人证、物证俱备,证据确凿,日本事事无言以对,不得不认可东沙群岛为中国国土。

  日本从“明治维新”起头,制定了一系列向外侵略扩张的政策,总体上,日本对中国的计谋是:先侵朝鲜,从陆地上找到安身点后,再征中国。并制定了严密的《征讨清国策案》。对侵略中国做了大量预备工作。从“明治维新”起头日本对外扩张成为国策,是日本对外勾当的主线,以至当局的本能机能部分——外国官(即后来的外务省)也有“开辟疆土”的职责。

  黄钟瑛前后两次,领“飞鹰”舰赴东沙巡视取证,普遍走访了尚在东沙海域对峙出产打鱼的中国渔民,汇集到大量原始材料,很多渔民供给了持久在东沙打鱼的证据,纷纷控告日本侵略者入侵东沙的各种暴行。因为日人多佩刀,黄钟瑛率领武装官兵上岛放哨,发觉寺院虽毁,但基石尚在,渔民所供给的,被日人“革新”前中国人持久扶植构成

(编辑:admin)
http://veredmice.com/dongshaqundao/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