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艘曾向东沙岛输送移民和军器的日本商船“二辰丸”号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9年05月29日

  1909岁首夏,飞鹰号协同一艘海关巡查艇再度远航东沙取证,还顺路巡视了西沙群岛。张人骏在提交给北京的报告中,提出东沙、西沙“恰当欧洲来华之冲要,为南洋第一重门户, 若任其荒而不治,非惟地利之弃,甚为可惜,亦非以是重河山而保海权也”。美国的《基督教规语报》报道说,大清特遣舰队的“吴司令”(吴敬荣)倡议朝廷向全数可栖身的南海岛屿尽快移民。《基督教规语报》的报道同时也说,要求广东处所当局不要发布相关事务,免得刺激曾经兴起的抵制日货动作。其实,并没有史料证明,大清地方当局在东沙问题上,有任何钳制言论的筹算。东沙岛事务成为1909年庶民参政问政的焦点之一。此时的民意支流,仍然是抵制日货。

  广东候补知府蔡康和日本驻广州副领事掘义贵代表两国当局,参加了交接仪式。站在这块仅有1.8平方公里、却节制着南海门户的小岛上,两人的脸色是不同的。南海上空的礼炮声,同样也惊动了整个世界。此前的一年间,西方报纸对中日之间环绕着这个被称为“普拉塔斯”小岛的争斗,举行了大量报道。现在,这艘吨位和火力都无法与昔时北洋巨舰对比的广海舰,却让世界看到了毫不逊于北洋舰队的节气。

  在最后的交际商量中,日本当局坚持认为该岛是“无主荒岛”,但当张人骏供给了大量材料及人证、物证后,日本人不得不承认中国对于东沙岛的主权。随后,日本人提出要对西泽吉次曾经扶植好的根本设备举行补偿,中国方面则逆来顺受地要求,日本商人必需向中国当局补缴偷漏的渔业和矿砂税。此时,因日本方面强行改筑安奉铁路,中日两国在东北的关系最先主要,东北和华北均掀起了抵制日货的新浪潮,日本人也只能在东沙问题上松手,以遏止两线“作战”。几番唇枪舌剑后,中日两边终究在1909年10月11日签订了东沙问题公约,明白东沙群岛为中国固有河山,日本人当即撤出;中国以广东毫银16万元收购岛上已扶植备,同时,日本人补缴各项税款及损坏庙产等的弥补合计广东毫银3万元。

  一年前,那艘曾向东沙岛输送移民和军火的日本商船“二辰丸”号,因私运照顾大量军火布施革命党,在澳门海面被大清海军成功拦截,当场缴获大量弹药,愤怒的中国水兵扯下了船上的日本国旗。但在日、葡两国伟大的交际压力下,昔时3月19日,清当局被迫释放“二辰丸”号,并鸣礼炮21响向其“报歉”。粤商自治会当即颁布发表当日为“国耻日”,招待全国抵制日货,应者普遍全粤及上海、香港、南洋群岛等。末端,日本只能作废赔款要求,澳葡当局承诺从严牵制军火私运,并与中国当局举行划界漫谈。“二辰丸”号事务刚刚平息,东沙岛又响起警报。广东绅商学各界在粤商自治会的统筹下,持续进行数千人的群众会议,上书掌管地方工作的摄政王载沣,要求“切实保护我国渔业并该岛财产”,而即使当局放弃,也要“竭尽我国民之能力以解救之”。

  西泽吉次锐意大范畴斥地东沙岛,但不久日俄战役爆发,他的雄伟筹算只好搁置。战后,西泽在1907年夏带领120名工人登上东沙岛,将这块“无主荒地”命名为“西泽岛”,升起了日本国旗。这一年的冬天,日本军舰满载日本移民和军火前来助势,护送商船“二辰丸”号,筹算在东沙持久据守。大清当局的反映是相等灵敏和敏捷的。两江总督端方起首获得动静,敏捷向外务部报告了该情况,他在电文中明白指出:“凡闽粤人之老于航海者及深明舆地学者,皆晓得该岛为我属地。”同时,端方也将情报电告两广总督张人骏,并强调此岛“确是中国之地,不可置之不问”。

  照理说,两江总督插手两广的工作,本是政界大忌,但宝贵的是,无论端方依旧张人骏,对此并不在意。两位封疆大吏最先了频繁的电文交往,勤奋调动通盘资本,查材料、找根据,并在1908年岁尾,共同要求南洋海军协助举行实地察看。1909年春节一过,南洋海军

(编辑:admin)
http://veredmice.com/dongshadao/4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