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福州(梅花所、广石)起航的船舶需在闽江口的东沙岛和东引岛候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9年05月08日

  回程的针位是:那霸港—古巴山是麻山(渡名喜岛)—南杞山(南麂岛)—台山(东台岛)—乌麻山(东礵岛)—官塘(北竿塘岛)—定海千户所(福州港)。

  这6条针路都是颠末程顺则拾掇事后,以中琉分界处古米山起航港,此中的前3条针路是经我垂钓岛列岛到闽江口外的,与我国帆海家利用的去针附近;后3条针路则与我国帆海家利用的回程针路一样,也是经南杞山(南麂岛)、台山(台山列岛之东台山),针路不如我国帆海家利用的那样完整,显得细碎。别的还有4条琉球国人从福州前往琉球那霸港的针路,冠之为“福州回琉球”,针路如下:

  (4)又垂钓台开船﹐冬风,辰巽针,取北木山尾、小琉球头;又用乙辰针,取沙洲门;又用乙卯针,取承平山。承平山开船﹐用艮寅针,直取那霸口岸,大吉。

  (2)又东墙山开船﹐南风,用乙辰针,直取小琉球头。用乙卯针,五更,取花瓶屿并彭家山。用乙辰,取北木山即八重山岛。

  因为受黑潮潮水和季风的限制,从福州(梅花所、广石)起航的船舶需在闽江口的东沙岛和东引岛候风起航,横渡台湾海峡的北部,经基隆、彭佳屿、花瓶屿到垂钓屿,过了垂钓屿后继续航行到赤坎屿,再向东北标的目的航行就到了中琉分界的枯美山(久米岛),然后经马齿山进那霸港,这是《福建往琉球》针路中次要的航路,也是持续数百年之久的中琉间航路。如本针路所示,从福建前去琉球的不只有福州港起航的船舶,还有从漳州港起航的,它们北上到闽江口外的东沙岛后的针路根基就与福州起航的针路重合了。在福建驶往琉球的针路中,次要的目标港为琉球国的首都那霸港,琉球国的八重山岛也是目标港之一,即针路中误录的“木山”。从琉球那霸港前往福建的针路,从那霸港起航后,先向西偏北的航向行驶,横穿黑潮的主流到浙江温州的南麂岛附近,转向南偏西航行,经台山岛和四礵列岛后回到福州连江位于闽江口北岸的定海千户所,完成航程。针路在福州—那霸—福州之间构成一个东北、西南走向的椭圆航路。在清代徐葆光和周煌等封爵使绘制的中琉《针路图》(图二、 清《封舟出洋顺风针路图》)上,可见其呈环形的针路图像。

  (1)福州往琉球 东沙外开船﹐用单辰针,十更,取鸡笼头。北过,花瓶屿并彭家山﹐用乙卯并单卯针,十更,取垂钓台。北过,前面黄麻屿﹐北过,用单卯针,四更,黄尾屿。北过,用甲卯针,十更。赤尾屿﹐用乙卯针,六更,古米山。北过,用单卯针,马齿山。北过,用甲卯及甲寅针,收入那霸港,大吉;

  因为明清期间琉球国为岛国,中琉间的交往无论官方仍是民间,都得颠末海上交通,因为中国风帆帆海期间有优胜的导航手艺,其海道针经中记录了大量的中琉间海上交通的针路,即便在琉球国,中琉间的帆海交往也多依托“闽人三十六姓”中的善操舟者得以完成,所以,调查明代的中琉海上交通保留下来的针路记录,能够发觉中琉间的针路从形式到内容都一脉相承。中国最出名的海道针经《顺风相送》中记录有中琉间的多条针路,通过释读,再证之以琉球程顺则的《指南广义》,申明汗青上在福建与琉球之间有极为顺畅的多条针路。

  若是风向合适的话,则不必到东湧候风,间接从梅花港起航,“正南风,梅花开洋,用乙辰针(112.5°)取小琉球头”,经小琉球头后,用单乙针(105°),“取垂钓屿南边”,即以垂钓屿南边作为针位的批改处,此时要改针位为单卯针(90°),驶向赤坎屿,再往前驶,即将达到中琉分界处。垂钓屿,今名垂钓岛,明代针路簿中多用垂钓屿名。又有垂钓台、垂钓山别号。赤坎屿,今名赤尾屿,又称赤屿、赤尾屿、赤洋、赤礁。过了赤尾屿,用北偏东的艮针(4

(编辑:admin)
http://veredmice.com/dongshadao/3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