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东沙被侵占一事进行调查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9年04月28日

  在这一次的东沙岛海权维护步履中,两位管带都表示出了甲士的本色。不单证明了日本人在东沙岛上盗采磷矿和成立不法标识的现实,还摄影作为证据。证据拿回广东,张人骏当即用加急电报上奏朝廷,但愿外务部“迅与日使商量,饬将该国商民一律撤回,由我派员收管,另筹安插,一申主权”。

  李准手稿自传《任庵自纪年谱》中记录:“经吴敬荣、林国祥、王仁棠先会同粤海关船员往探,当会商安帅亲往探明,绘成海图,以便呈鱼师、海港、军部、内阁立案。免又如东沙之覆辙,待有外人占领始为商量为其计”。随后,李准从海军当选出伏波、琛航和广金三舰构成舰队,前去西沙群岛巡视,前后合计23天。此中伏波、琛航两舰曾在马尾海战中战沉,打捞出水后,颠末修整加入了此次极具汗青意义的南海主权巡视。巧合的是,在马尾海战前,林国祥曾先后担任过伏波、琛航两舰的管带。

  此次查询拜访率队将领是林国平和吴敬荣,甲午战前两人别离广东海军广乙舰和广甲舰管带。此中,林国祥是福州船政私塾的一期学员,在丰岛海战中,广乙舰在林国祥的批示下就表示出了与众不同的强健。在苦战中,广乙舰一炮穿透日舰浪速号,这是甲午海战中,北洋舰队击中日舰的第一炮。丰岛海战,是中日甲午和平的第一战,也是中国海军与日军的第一战。此战也让林国祥博得“敢战”之名。此后,林国祥又加入了威海卫捍卫战,在方伯谦因逃跑被斩首后,他接任“济远舰”管带一职。

  本年,在南海问题专家张良福组织编写的“南海百年风云人物”系列丛书中,何正华撰写了此中的《广东海军提督李准》。在写作此书时,何正华辗转从台湾获得一组照片,经多方求证,这组照片就是昔时收复东沙岛所拍。

  最后西泽在东沙岛上开辟磷矿的动静是由欧美驻华人员发觉并通知中国旧事界的。其时,两江总督端方起首获得动静,敏捷向外务部演讲了该环境,并明白指出:“凡闽粤人之老于帆海者及深明舆地学者,皆晓得该岛为我属地。”同时,端方也将谍报电告两广总督张人骏。外务部当即致电张人骏,请他火速查清。但张人骏发觉,按照外务部所供给的经纬度,“该处汪洋一片并无岛屿”。端方认为,该岛属于中国“虽无旧籍可证”,但在英国官方发布的海图中明白此岛属于中国,建议外务部照会英、日两国,声明主权。

  在商量过程中,日本驻华公使索要东沙岛属于大清国的海图证据。李准手下幕僚王仁棠拿出康熙年间高凉镇总兵陈伦炯所著《海图闻见录》中有此岛之图,东沙岛自古属于中国确实有据可查。

  东沙岛,一个面积只要1.8平方公里的方寸之地。数百年来这片海域都是广东、福建沿海渔民的打鱼区。其时渔民们在岛上建了一座寺院,还有“兄弟会所”,埋葬积年遭遇海难身亡的同胞。

  在西方人的记录中,东沙岛名为“普拉塔斯”(Pratas Island),由于1866年有位名叫Pratas的英国人在此避风。在西方的海图中,东沙岛明白标注是广东之岛屿。

  最值得一提的是,林国祥四代孙林其浩向笔者引见,林国祥是在此次巡海即将竣事时,积劳成疾,在海上归天。林国祥归天后,李准派船将他的遗体送回广州,最终埋葬在老家广东新会。其时清廷派光绪的弟弟载洵前来怀念,赠恤。

  四川李准研究会会长何正华说,李准遗著《年谱》《自述》《李准巡海记》及《广东海军国防要塞图说》等史料,都记录了李准率舰巡视东沙岛,登岛查问日本人、怒下日旗、现场查封厂房设备等详情,但不断没有影像材料。

  军舰每到一处皆勒石定名,鸣炮升旗。在巡视中,随船的测绘委员和海军测绘学生绘制了西沙群岛总图和西沙各岛的分图,为维护中国南海边境完整作出了贡献。李准在《自纪年谱》中记录:“沿海皆暗礁,危险万分。且伏波、琛航二船与余齐年,朽腐堪虑,若非林国祥、吴敬荣二君之老于驾驶,精细隆重,则恐无生还之望矣。”1910年,李准又亲笔著成《广东海军国防要塞图说》,成为证明中国对东沙、西沙等南海诸岛具有无可回嘴主权

(编辑:admin)
http://veredmice.com/dongshadao/276/